注册 登录
国家科技成果网 返回首页

李泽健的个人空间 http://www.tech110.net/?8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噩梦:学术只有山头没有山顶

热度 2已有 216 次阅读2017-9-21 15:41 |系统分类:行业观察| 哲学, 认识论, 学术, 套路

噩梦:学术只有山头没有山顶

李泽健

  噩梦,真的是噩梦!四点钟的时候吓醒了,醒来以后再也睡不着了,感觉更加恐惧:魂没了!


对着别人家的祖坟烧香磕头

  跟着一群人去一座名山旅游,刚进去的时候感觉景区的服务态度非常不错,工作人员也都很热情。走到半路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劲,感觉这里面好像有套路,他们忽悠着我们按照他们规定的路线去走,按照他们要求的项目去做。再后来竟然发现这里有一个骇人的秘密:原来这个景区是被当地的一个大家族把控着,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他们一家的,这里的景点竟然就是他们家的祖坟!他们忽悠着前来旅游的人们花很多钱购买香火,组织人们跪在他们家的祖坟前烧香磕头。这中间满满的全是套路,每个环节他们都设计衔接得非常严密,环环相扣滴水不漏,几乎没有一点的破绽。他们的仪式也搞的非常的隆重和神圣,让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在朝圣,而根本想不到这里竟是他们家的祖坟,人们都还以为自己面对着的是自己心目中的神明而心甘情愿地虔诚膜拜。这中间似乎也有几个人看出了猫腻而不愿意磕头,但是马上就有人过去对他们进行威胁恫吓,看得出那几个人也是害怕了,最终屈服了,最后也都乖乖地趴在地上磕头。这里磕完了,人们又被忽悠着花更多的钱买更贵的香火,然后再去下一个景点烧香磕头。

  这中间只有我是个例外。我看出了这个景点是他们家的祖坟。我不愿意掏钱,也不愿意磕头,他们也都曾前来威胁我,我当时也害怕极了。但是他们最终还是放过了我,因为他们看着我当时好像快要死了(可能是睡觉脖子崴了,在梦中,我觉得脖子上好像长了不知道是肿瘤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反正特别疼,快要死了)。我目送着跟我一起前来的游客们渐渐远去,最终消失了,眼看着他们又走向了更深的一个套路。我不敢吱声,好像也发不出声音来。

  后来又上来了几个游客,我看见刚才还分散在周围的工作人员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去,他们全都假装成游客前去忽悠那几个人。我恐惧极了:当你周围的人全都是一伙,他们全都在忽悠你的时候,还有真相吗?你能不跟着人家走吗?即使是上了圈套你也是至死都不会明白的,你还会乐滋滋的把人家当成自己人,还以为人家也都跟自己一样是一伙呢!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脊背发凉:是不是还没进景区的时候就已经上了圈套?那些跟我一起来的人会不会也是他们的人呢?


虚幻的山顶

  我原想就此下山,没想转头却又看见了山,我发现自己原来是在半山腰上。我向山顶方向望去:山腰往上迷雾逐渐变得越来越浓,山顶则完全笼罩在浓雾之中了。一条看起来似乎比较宽敞的大路从我脚下不远的地方向山顶附近延伸开去,消失在迷雾当中。好像离山顶不远,既然来了,我为什么不爬上山顶去看看呢?

  一开始的路还比较好走,慢慢的就没了路,山也变得陡峭了。奇怪的是,这很陡的山居然没有石头,全都是黄土!山上没有树,也没有灌木,只有一些稀疏的草丛。我只有在脚下蹬着着草丛和手上抓着草丛的时候才能蹑手蹑脚地爬上去,因为黄土是抓不住和蹬不住的,太疏松了,一抓就碎,就变成沫了。

  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快到山顶了,我已经能够看见浓雾当中尖尖的山顶了,感觉也就没有几米远了,我甚至畅想着自己骑在山顶上俯瞰山两边风景的那种豪迈了。

  山突然变陡,变成垂直的了,草丛已经不起作用,我必须得在垂直的山崖上掏出支撑手脚的小坑来,这样才能继续往上爬。

  塌了!突然一下子就塌了!我赖以支撑手脚的土坑突然全塌了!——原来疏松的黄土根本就支撑不住我的体重,在我的重压之下突然就坍塌了!

  往下掉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我根本就不可能骑上这个山顶,因为这山顶是疏松的,是虚幻的,只要我一上去它就塌了,就没了!

  我从山顶上往下滑,山太陡了,我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想抓住和蹬住身边的草丛,可惜完全没有用,刚才往上爬的时候还勉强能支撑我体重的草丛此时一点作用也没了,在我强大的惯性冲击之下,它们就像水一样随着我流动,一点阻挡的作用都起不了!

  我奋力转过身来希望自己头朝上坐着往下滑,我希望自己不会滚下山去,因为那样就太危险了!但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无完全绝望了:完了!完了!彻底完了!死定了!彻底死定了!一点活的希望都没了!我看见自己正冲着脚下不远处的万丈悬崖疾驰而去,那悬崖的崖壁和崖底居然全是石头的!我没想到自己已经偏离了原来上山的路线,我已经爬到一座悬崖的上方了!

  “嗖”的一下,就像是滑雪运动员从一个高台上突然跃入空中一样,我在悬崖边上一下子就被抛入了天空,心脏骤然抽紧,猛然下沉,完全失重的感觉……。

  完了!死了……

  突然吓醒了。


最后一个人也进去了

  我分明没有下山,我死了。当我冲下悬崖的那一刻我就吓醒了,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睡着。可是奇怪的是,我怎么记得在梦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曾经回到了山下,回到了景区入口的地方。我看见后面又来了很多人,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往里走。期间只有一个人站在门口不愿意进去,他好像是看出了这是个圈套,他犹豫着,徘徊着……。我想提醒他,但我不敢,想向他使眼色,可他没有注意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犹豫了很久之后,他最终还是走进了入口,一群人马上围了上去。我知道,只要他迈进去一步,只要他上了第一个套,他就再也出不来了。直至现在我依然都还能清晰地看见他当时那无奈的眼神。


无处可逃

  后来我又碰到了许许多多的组织,它们好像是旅行社也好像是什么培训班,我偶然听见了它们两个工作人员之间的谈话,满满的全都是套路。他们说的全都是他们的套路,他们探讨的就是如何把孩子们忽悠进他们的组织,他们忽悠的对象是孩子!我似乎觉得家长们也好像隐隐约约地知道这些全都是套路,但他们依然还是义无反顾地把孩子往这些组织里送,没有一个例外。

  处处是组织,处处是套路,谁也不能逃脱!只有我一个人像个孤魂野鬼似的在四处游荡。


学术只有山头没有山顶

  醒来以后,突然想起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细思极恐,这学术研究岂不就跟我的梦一模一样么?难道这是哪位神明在梦里点化我么?

  根本不存在什么学术的山顶!我们总是梦想着有一天能爬上某个学术领域的顶峰,我们总是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体验一览众山小的豪迈,但实际上,这样的山顶是虚幻的,是不存在的,当你爬上去的时候,它就坍塌了,就消失了!

  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学术山头,有的只是各种各样的学术套路。每个山头都有着每个山头的套路,每个山头都有着自己的一套话语体系,当你进入这个话语体系之后,你就会像是被蜘蛛网网住的一只小小的昆虫一样,任你怎样挣扎也是徒劳无用的,你最终必将死在这里!


丢魂

  如果我没有坚持着要爬到山顶那我也许还死不了,如果我当时也跟着大家一起在别人家的祖坟前烧香磕头那我还不至于掉下山崖!或许,我也必须要像别人那样,再去忽悠其它的人,把他们也忽悠进我的套路里来……?

  让后来的人也在我的话语体系里迷失……?让他们也在我的坟前烧香磕头……?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甘永超 2017-11-19 23:29
你的这个梦很有启发意义。但是,我们可以向好的一面努力!

让我们携手并肩,奋勇前进!我的基本上取得了成功……

五年一次的“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已经接受我的论文《物质世界的基本结构单元——“太极粒子波”》(The Basic Structural Unit of the Material World——Tai Chi Particle-Wave)并将收入论文集。而“世界的本原”、“物质结构的基本结构单元”则是科学和哲学共同的最根本、最重要的问题(没有之一)。这方面的贡献无疑会名垂青史、万古流芳。

假若甘永超关于物质世界的基本结构单元——“太极粒子波”理论能够在五年一次的“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上暂露头角,在满世界传播,还能写进教科书中(其实,五年前就已经写进了中国的教科书中、而且还每年再版重印,并获得了“第二届王淦昌图书奖”,央视华人频道(全球华人第一频道)等媒体也在大力宣传),那么,甘永超作为“太极粒子波”理论原创者的地位将无法撼动,他基本上也就成功了(参见http://www.tech110.net/home.php?mod=space&uid=1126&do=blog&id=77900)……
回复 李泽健 2017-12-1 15:36
甘永超: 你的这个梦很有启发意义。但是,我们可以向好的一面努力!

让我们携手并肩,奋勇前进!我的基本上取得了成 ...
甘老师,非常遗憾,我最近刚刚写了一篇文章《基本粒子——物理学在追逐海市蜃楼》,就是说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基本粒子的。我觉得关于物质是否无限可分?是否存在基本粒子?等等的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是物理的问题,而是一个语言的问题,通过语言分析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回复 钟承道 2017-12-1 19:26
系统科学不拿“无限”说事,对微观世界也用物质系统构成的本质来说,有没有更低层次的物质系统构成,没有了;这就是最低层次,构成就应该是基本粒子。博主意为如何?
回复 李泽健 2017-12-2 18:49
钟承道: 系统科学不拿“无限”说事,对微观世界也用物质系统构成的本质来说,有没有更低层次的物质系统构成,没有了 ...
我觉得物质是否无限可分,这不是个物理问题,也不是系统科学的问题,这就是语言的问题,要看你所说的“分”究竟是什么意思。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Copyright 200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国科网 版权所有
国家科技成果信息服务平台 主管单位: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
京ICP备09035943号-33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97
返回顶部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