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国家科技成果网 返回首页

杨正瓴的个人空间 http://www.tech110.net/?1185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载自 科学网] 打招呼做工作 教授曝科研项目人才评审乱象

已有 225 次阅读2018-6-26 20:47 |系统分类:科学探索| 科研, 项目, 人才, 评审, 乱象

科学网,2018-06-26,打招呼做工作 教授曝科研项目人才评审乱象
             
原标题:“用本子记下给谁打招呼,以后怎么还人情”教授自曝科研项目人才评审乱象
      
    “不打招呼就觉得是不重视、不尊敬”“甚至要用本子记下给谁打招呼,以后怎么还人情”“会做工作、沟通能力强现在是一个正面评价”……半月谈记者在国内知名高校采访时,一些专家教授和从事人才工作的学者对当前科研项目和人才评审中的不良风气表达了愤慨,呼吁加强监督,完善惩戒,净化科研评审环境。
 
    打招呼、做工作,滋长“人情评审”歪风
 
    时值年中,不少科研项目和人才评审陆续启动。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一些科研项目和人才评审中打招呼拉票、做工作等现象屡禁不止。
 
    “评审打招呼、做工作成了自保的方式,别人打了招呼你不打,就觉得你不重视。而且普通人打招呼还不行,往往得单位一把手如校长、书记出面才行。”一位在知名高校担任学院院长的教授说,现在人才计划、项目评审都会打招呼,作为学院领导,他深感无奈。
 
    “人情评审”风气盛行之下,不仅本院的人才引进和项目申报会找该教授去帮忙做工作,一些校外学术圈的朋友也会找到他。“每个月请求帮忙打招呼的短信、电话少则几个,多则十几个。作为院长,我甚至要用本子记下跟谁打过招呼,考虑以后怎么还这人情。”他无奈地表示。
 
    这位教授几年前回国,他说,“作为学术项目领头人,现在申报项目,除了考虑学术水平,还要看关系网有多广,把通讯录拉出来看看”。
 
    和他有同感的一位高校从事人才工作的学者告诉半月谈记者,去年他们学校引进人才参与国家的人才项目评审,函评结果非常不错,因为提交的文章、科研成果等书面材料很过硬,但面审淘汰的比例却出人意料地高。“我们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学术方面了,因此吃了大亏。”
 
    不仅在做人才工作参与评审过程中遭遇了拉票尴尬,该学者自己申报国家人才项目时也亲历了拉票歪风。他说,评委工作一般分评审前工作和评审中工作。评审前,申报人和所在单位得知评审专家信息后,要及时去“拜门子”。一般来说,申报者会通过四种方式来做工作:一是自己本人给评委发短信或打电话,请求关照。二是所在单位的领导出面给评委做工作。三是请业界知名的老专家、院士出面做工作。四是知名老专家、院士带着申请人一道上门向评委汇报工作。
 
    评审中,则需要有更大的公关力度。有的申请人所在单位会出面做工作,要么派专人找评审做工作,要么单位主要负责人到评审宾馆驻点做工作。如果评审组织特别严密,还会有人专门蹲守在评审点捕捉评委信息,甚至拍照回传给后方,再去查找评委关系继而做工作。
 
    “逢到重要的项目和人才评审,可能申请人和所在机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忙着做工作,跑公关。”他说。
 
    数字政绩冲动,一些高校争戴人才帽
 
    接受采访的科研学者坦言,这几年一些科研评审中的拉关系、打招呼风气有愈演愈烈的苗头,令人愤怒,让人担心。
 
    “一旦到了评审集中期,根本没法干正事儿。”他们表示,谁不做工作谁就会吃亏,最后被歪风绑架,浪费大量精力去做和学术无关的事情。
 
    受访的一位学者向半月谈记者展示了他在朋友圈所发的上述感叹,短短几十字的吐槽收获了近百条学术同行的点赞和评论。有人留言说,现在评审不打招呼是对评审的不尊敬;还有人打趣道,现在科研人员会做工作、沟通能力强已经成为一个正面的评价。
 
    在这些学者看来,科研项目和人才评审中出现的打招呼、拉票问题,一方面是因为竞争激烈、僧多粥少的缘故;另一方面,还缘于科研GDP、人才政绩驱动下,有项目、有人才帽子,才意味着个人和单位有资源、有地位,才能活下去。
 
    以高校为例,去年教育部搞“双一流”评估,标志着高等教育新的转折。为了适应“双一流”要求,不少高校急需有大的科研项目和“戴帽子”的高级人才支撑。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学术水平或者整体实力一般的院校机构,为了生存发展,往往会举全校、全机构之力去确保重要科研项目和人才评审过关。学术帽子有它的合理性,但是应该按照学术标准来公平、公正、公开地评价。
 
    “打开高校科研机构的网站,如果遮住校名看简介,模式都差不多,论文数、科研项目数、拥有‘戴帽子’的高级人才数等。”上述从事人才工作的学者指出,在数字指标导向和一些领导的政绩驱动下,评审人、申请人、用人单位、学术圈都被绑架了。
 
    一位受访者说,评审中的上述乱象让他们深感愤怒,十分担心。愤怒是因为这种人情公关歪风的滋长让科研和人才的评价标准扭曲,让好的科研成果和好的人才得不到公正评价。担心的是这种风气污染了学术圈,大家被裹挟着在互相打招呼中渐渐成了利益和资源交换共同体,影响国家的科研水平。
 
    消除灰色地带,划出科研项目人才评审高压线
 
    受访的科研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现在打招呼公关已经发展到必须是相当级别的学术权威或者负责人,因为他们参加的评审多,可以互相交换评委资源,互相支持。
 
    “说实话,绝大部分评委都是好人,但是有时人心里的‘秤’也是容易被打招呼影响的,特别是有的打招呼者对评委来说是领导、朋友或是恩人时,难免有还人情的思想。难免因‘感情’因素造成优秀的人和项目被PK掉。”受访者深感无力。
 
    科研人员表示,一些评审拉票公关的现象就像皇帝的新衣,没有人敢喊。一喊就破坏了规则,大家以后肯定就不带你玩了。但是不喊,就必须跟随在里面随波逐流,如果只是埋头做学问,就会吃亏甚至很难存活。“做科研要无欲无求,保守初心才能做得好。如果只想着求名头被欲望绑架,势必会造成学术风气的败坏,也造成科研水平的下降。”
 
    受访学者认为,现在干部拉票贿选都有严格的处罚措施,而学术评审拉票却还处于灰色地带,这是不对的。他们建议,应该出台相应的惩罚举措,增加学术评审中拉票公关等行为的违规成本,比如将评审列为保密项目,一旦有接受公关说情的行为就视为违反保密条例等,给予相应惩戒,让科研人员和管理者有所敬畏。对参与说情公关的双方,列入黑名单,或者予以曝光,限制其参加科研学术活动,或给予失信认定,通过这些举措净化评审环境,真正做到学术优先,不拼关系、不拼圈子。(杨玉华)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杨正瓴 2018-6-26 20:55
如果只是埋头做学问,就会吃亏甚至很难存活。
       
回复 杨正瓴 2018-6-26 21:10
没有人敢喊。一喊就破坏了规则,大家以后肯定就不带你玩了。
回复 杨正瓴 2018-6-28 13:06
(1)[转载自 科学网] 变味儿的评教 科教界反思教学质量管理方式
作者: 甘晓 程唯珈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6/5
http://www.tech110.net/home.php?mod=space&uid=11851&do=blog&id=78499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6/413803.shtm
   
“通过学生打分决定教学的好坏,缺乏科学性。
“把老师当学生管,把学生当祖宗供”
该校社会学教授 Lalli Pina 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学生的评分不是教师评定的关键,学校不是市场。”
  
   
(2)科学网,2018-06-26,打招呼做工作 教授曝科研项目人才评审乱象
http://www.tech110.net/home.php?mod=space&uid=11851&do=blog&id=78558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6/414869.shtm
科研人员表示,一些评审拉票公关的现象就像皇帝的新衣,
没有人敢喊。一喊就破坏了规则,大家以后肯定就不带你玩了。
   
如果只是埋头做学问,就会吃亏甚至很难存活。
回复 杨正瓴 2018-6-28 13:11
人民日报,2011-04-25,钱堆不出创新
http://opinion.people.com.cn/GB/14471963.html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1/4/246522.shtm
  
        “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到钱就是硬道理”。在这种导向下,令人担忧的现象屡屡在学术界出现:有些人不专注于科研,身陷撰写申请、应付评估、走关系、拉项目的怪圈中;有些人不惜采取不正当手段,公关行贿,浮夸吹牛,虚报成果,论文造假;有些项目投入重复、支持过剩,有些课题却投入匮乏、支持不足……

        在这些现象背后,是那些以套取国家科研经费为动机的不良行为。这些行为不仅有悖于追求真理、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而且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亵渎了社会的正义。
        
        诚然,没有钱许多事情办不成,但是光靠钱,却堆不出科技的发展和技术的创新。科学史上的很多实践证明,钱并不是科技创新的第一要素。我国“两弹一星”的科学奇迹,是在国家经济极其贫弱时创造的;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爱迪生等科学家的诸多重大发现和发明,是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诞生的;美国和德国为率先研制喷气引擎展开竞争,经费缺乏的德国却另辟蹊径获得成功……

        无数事实证明,科技创新,更加需要新的科学思想、科学理论、科学方法,需要科学家的献身精神和长久的学术积累,需要良好的科研体制和宽松的科研环境,需要多领域、多层次的学术交流与合作。
回复 杨正瓴 2018-6-30 16:39
科学网,2018-06-26,打招呼做工作 教授曝科研项目人才评审乱象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6/414869.shtm
原标题:“用本子记下给谁打招呼,以后怎么还人情”教授自曝科研项目人才评审乱象
  
如果只是埋头做学问,就会吃亏甚至很难存活。
  
——————————————————————————————————————

还没有坚持等到机会,就像阿贝尔一样饿死了!!!

The Abel Prize
http://www.abelprize.no/

Niels Henrik Abel
尼尔斯·亨利克·阿贝尔(1802年8月5日-1829年4月6日)
尽管阿贝尔成就极高,却在生前没有得到认可,他的生活非常贫困,死时只有27岁。
回复 杨正瓴 2018-7-13 11:14
半月谈,2018-06-26,:“用本子记下给谁打招呼,以后怎么还人情”教授自曝科研项目人才评审乱象
http://www.banyuetan.org/dyp/detail/20180626/1000200033134991529974398423860952_1.html
   
科研人员表示,一些评审拉票公关的现象就像皇帝的新衣,没有人敢喊。
一喊就破坏了规则,大家以后肯定就不带你玩了。
但是不喊,就必须跟随在里面随波逐流,
如果只是埋头做学问,就会吃亏甚至很难存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Copyright 200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国科网 版权所有
国家科技成果信息服务平台 主管单位: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
京ICP备09035943号-33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97
在线客服系统